警钟长鸣
当前位置: 首页>>警钟长鸣>>正文
警钟长鸣

财政局长贪污千万巨款 每天靠药物才能入眠

2011年10月25日 00:00  点击:[]

财政局长贪污千万巨款 每天靠药物才能入眠

来源:《检察日报》

悔过书:“回想这十一年在财政局的工作,深深地感到对不起党和人民,辜负了各级党组织对我的教导和培养,特别是任财政局长的这些年,对不起各届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我的信任。放松了思想改造,经不起金钱的诱惑,受贿额巨大,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恶,给国家造成了损失,给党组织抹了黑,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同时给家庭造成了灾难。这一切都是我的罪恶,现在想来,深恶痛绝、后悔不已……我犯的罪恶十分严重,都与金钱有关,关键是造成这些罪恶的根源不是金钱,而是我对金钱的偏爱……”

他,2007年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176张存款单,1194万元巨款,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每天都在极度不安中度过,每当听到有贪官被判刑,他都比照自己,暗自计算自己可能被判多少年刑;他,在财政局长的岗位上任职11年,受贿、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完成了蚂蚁吞象的“蚁贪”神话;他,就是山东省齐河县财政局原任局长任居孟。

今年6月29日,山东省德州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宣判,以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任居孟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以受贿罪判处任居孟的妻子贾文英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宣判后任居孟没有上诉。

玩转权谋收受钱财

1952年11月,任居孟出生在山东省齐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童年时期经历过三年经济困难的他,在刚刚踏入社会时,无论在哪个岗位,他都表现出强烈的事业心和进取精神。

1970年,任居孟高中毕业回乡务农。在那个年代,持有高中文凭的他成了村里的文化人。村里推荐赤脚医生,他自然成了不二人选。1974年1月,任居孟凭借勤奋刻苦、医术出众、服务热情的表现,被公社卫生院抽调去当临时工,负责全公社的赤脚医生培训工作,这使他与公社领导有了更多接触的机会。1976年5月,任居孟抓住公社从农村青年人中选拔领导骨干的时机,被顺利选拔为“不脱离群众、不脱离生产、不脱离工作”的“三不脱离”公社干部,从此踏上仕途。

1978年12月,任居孟成为国家正式干部,先后被安排到乡镇工作,从乡镇党委宣传委员做起,直到当上乡党委书记。由于他懂经济、能力强,所在的乡镇连年被评为先进。1996年2月,任居孟被任命为齐河县财政局局长。1997年7月,他被提拔为县长助理兼任财政局长。2003年1月,任县政协副主席、县长助理,继续兼任财政局长,成了名副其实的县级领导人。

财政局是县政府的综合经济管理部门。任居孟当上县财政局长后,给这个“财神爷”送钱的单位和个人越来越多。刚刚上任不久的任居孟,对这些送上门的金钱拒绝过、犹豫过、害怕过,最终还是架不住金钱攻势,“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既然湿了鞋,干脆洗个澡”,他就这样说服了自己。

2003年,任居孟参加全县的一个会议,会议间隙,他在某局长办公室看了会儿电视,喜欢上了这台大电视,就意味深长地说:“你这个电视机好,清晰,我办公室电视不清楚。”正有求于他的这名局长立刻接口:“那咱俩换换。”会后,立刻安排人员送去一台一模一样的电视机。

“全县的‘村村通’工程竣工了,但各乡镇拖欠的配套资金收不上来,县领导同意从各乡镇的经费拨款中扣出来,还请您多费心协调。”一天,某局副局长带着5万元现金来到任居孟的办公室。任居孟边收下钱边假惺惺地说:“都是为了全县工作,用不着这样客气。”几天后,各乡镇拖欠的工程款全部从财政调度款中扣出并拨给该局。

即便是从上级争取的专项资金,要想及时拨付,也必须向任居孟行贿。许多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因为业务需要,经常从上级单位争取许多专项资金,但按规定必须经县财政局拨付。2006年春节前夕,某局从上级争取下来一笔建设专项资金,为了尽快得到该笔资金,该局负责人买了两幅名人字画,又包了1万元现金一起送给了任居孟。不久这笔10万元的建设资金全部拨付到该局。

局里的人要想升迁,也必须进贡。据财政局的老同志讲,有一年财政局在任命各股室主要负责人前,任居孟煞有介事地召开了竞聘动员大会,他在大会上公开讲:这次空出了几个正副股长的职位,有条件竞聘的同志,写个申请交给我,我看看你的条件和能力予以考虑。部分工作人员心领神会,用信封装了一两万元不等的现金和自荐信,送到了他的办公室和家里。干部竞聘后,凡没有聘上的,任都委托专人退回信封,此举真可谓一举两得,既收了钱又为自己树立了“清正廉洁”的形象。

“我在担任财政局长的11年间,由于职位特殊,掌握着全县的财政资金,尤其县财政资金的拨付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和批准,所以一些单位和个人都愿意和我拉关系,一次甚至多次地给我送过钱,而我都心安理得地收下了。”面对检察官,任居孟坦言。

夜里靠药物才能入眠

2003年任居孟当上政协副主席后,觉得自己在小小的县城已是为数不多的县级领导,加之他还兼任财政局长,位高权重,谁奈我何?看到和他同龄的干部都已经内退,他感到自己在位时日不多,于是加紧了敛财的步伐。“兄弟,我有点费用不好处理,你给代劳一下吧!”“我有点费用你给帮忙处理一下”,这成了他主动敛财的口头禅。2004年4月份的一天,任居孟给某单位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要求帮忙处理费用,该领导考虑到自己单位有拨款事宜求助于任居孟,就派会计找到任居孟,然而,会计从任居孟处取回发票一看,金额竟然高达3万元。该单位是一个只有几名员工的小科局,这样大额的发票不好处理,该局长只好求助于自己的亲属把大额发票兑换成几张小额发票分批报销,才完成任居孟交代的任务。

上级下拨的专项资金成了他生财的通道。某局是事业性质的单位,局长由于资历较深,自己所在单位又不是全额拨款单位,主要靠广告宣传收入维持运转,少部分靠专项拨款,平时并不买任居孟的账,年节也不表示。2005年,其上级拨入一笔20万元的设备专款,任以种种理由不予拨付,没办法,该局长找到任办公室,最后,任从抽屉里拿出一张1.8万元的书籍单据,借口上级某处长让其推销,让该局长帮助处理。此类劣质书,文化市场就能买到,该局长知道他是变相要钱,气鼓鼓地拿着单据回去了。钱没送过去,款一直拨不来,没办法,该局长只好在单位处理了这1.8万元单据,把钱给任送去。任见到这位局长后,又说起汽车燃油太贵了,私家车开不起,又索要了2000元加油卡,该局长虽不情愿,但为了工作和面子,不得不照办。

2001年,省财政厅给每个县统一下拨一笔10万元的专项资金,用于卫生系统门诊楼的修缮,但直到2004年卫生部门也没有领取到这笔资金。3月的一天,任居孟把某医院的负责人叫到财政局办公室,说财政局通过关系从省财政厅要回一笔10万元的资金,并提出医院必须把这10万元中的5万元留出来返回给他个人。“没办法,答应任局长的必须办,以后还要有求于他呢!”于是院长安排会计凑齐了4.6万元送给了任居孟。“这笔钱不是医院自己争取的,医院也一直没向财政局要这笔钱,于是便想从中割一块归自己。”案发后任居孟如是说。

任居孟还利用从政多年形成的地位优势及与领导接触机会多的条件,为亲戚朋友就业、调整工作办了不少事,但每次都是给多少钱办多少事,看碟下菜。一位生性耿直的本家亲戚看不惯任居孟的做派,在任居孟案发后对办案人员说:“他享他的福,咱过自己的清贫日子,我不上他跟前受那份气,但孩子大了找工作自己做了难,只好让家属领着孩子去找他求情。任居孟给孩子安排了工作,因为我没有给他送礼,他没有告诉我们孩子已安排的事,也不让孩子去上班,他拿着孩子的工资卡领工资一领就是三年。我们认为他不给办就算了,也就没有再找他过问此事,直到案发后我们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细水长流,积沙成塔”,几年时间,任居孟敛财千万元。但巨款带给他的不是快乐,而是胆战心惊。

任居孟对办案人员说,自己离开工作岗位到案发的这三年时间里,内心一刻也没有平静过,每当看到电视上有贪官被判刑,他都惊出一身冷汗,私底下也多次拿自己的犯罪数额与判刑的贪官进行比较,白天出门像做贼一样,留意有没有纪检、检察院的人跟踪,夜间在睡梦中听到刺耳的警笛,仿佛纪检、检察人员要抓他,吓得只能靠药物入眠。

不识字的“贪内助”对敛财很在行

在农村生活的任居孟的妻子贾文英,自任居孟当上财政局长后,便和任居孟一起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按理说她会感到知足,但这名农村妇女丢掉了农民的朴实,充当起“贪内助”角色。

任居孟不好推托的钱,她收了。2006年6月的一天,刚刚上任的某局局长拿着一个装有5000元钱的信封到任居孟办公室申请经费。任知道那信封里装的是钱,由于这位新任局长刚任职与自己不熟,便不想收他的钱,推托了几句,借故把他支了出去。不料当晚任居孟回到家时,妻子贾文英对他说该局长来找过他,说单位工作上需要任居孟在经费资金上关照一下,临离开时把装有5000元钱的信封留给了贾文英,贾文英便收下了。于是,第二天任居孟就在该局资金申请书上签字予以批准。

任居孟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亲属送的钱,她照单全收。任居孟对人严厉、不苟言笑,在财政局是出了名的,不要说一般工作人员,就是几个副职们在他跟前都是谨小慎微。但深谙“不跑不送原地不动”的任居孟,在使用提拔干部时却拿捏得十分到位,其妻成了不可或缺的中间人。

2003年夏天,齐河县财政局进行人事调整。一名工作人员为了解决副科级,来到了任居孟家里,而家里只有贾文英。“任局长平时对我很关心,我来看看他,可也没买什么东西。”这位工作人员边说着边把一个装有3000元钱的信封放在茶几上,后贾文英收下转告了任居孟,当年7月该工作人员的副科级立即得到解决。2006年财政局进行人事调整,某工作人员想让任居孟提拔其为副局长,到任居孟家中送了3000元现金,贾文英只客气地推辞了一下,收下了。据办案人讲述,从2003年到任居孟离开工作岗位,财政局的干部无论是在提职提级还是办理亲属调动有求于任居孟的,都是走了夫人路线,顺利通关。

案发后贾文英说:“任居孟当财政局长期间,经常有单位和个人为了工作的事情找他帮忙,有时到家里来。任居孟不在家时,这些人就给我留下钱,我就帮忙收下了。”

关闭